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攝政王妃每天都在咸魚癱 > 第7章 你去哪
    “疼。”殷桓玉坐在床上,在看到宋云岫從屋外進來后,當即手指著暴露在外,被湯藥燙的通紅的兩條腿,可憐巴巴的對她控訴。

    手拿著醫藥箱準備離開的御醫們和手拿著剛從床上換下來的濕被褥的丫鬟們,聞言怛然失色,個個好似見了鬼一樣,疾步匆匆的離開。

    宋云岫緩步走過去,就見殷桓玉的腿和其他男人稍有不同,他不止骨肉勻稱有力,還肌膚光潔細膩,不過也可能正是因為這樣,才在剛才即使有被子擋著,他的兩條腿和部分小腹也被燙的通紅一片。

    宋云岫不禁暗嘆古代人的皮膚,真是比現代人脆弱。

    殷桓玉拿起剛才御醫放到一旁的藥膏,仰頭看著宋云岫,滿眼希翼的問“你幫我涂,好不好?”

    宋云岫垂眸,殷桓玉的臉的確長得非常好看,用一句杜甫的詩“大兒九齡色清徹,秋水為神玉為骨”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

    更不用說,他現在還拿這一張臉,像是期待心上人垂憐那般看她。

    宋云岫抿唇,片刻后溫聲言“我幫你涂可以,但你以后不要再用這種眼神看我了。”

    殷桓玉茫然的眨了眨眼,“哪種?”

    宋云岫沉默不言,在轉身走到洗臉盆前洗了洗手后,才回到床邊坐下,并接過他手里的藥膏,“只要把藥膏在燙傷的地方,涂抹均勻就可以了?”

    “嗯。”殷桓玉嗓音低沉溫柔的應聲。

    宋云岫拔掉藥膏瓶的塞子,里面是黏稠的白色膏狀物,細細嗅去還能聞到一股若有似無的清香。她用手指輕輕剜了一坨,觸及冰冰涼涼的膏狀物,被她側身抹在殷桓玉紅通通的腿上,而后細細抹開。

    宋云岫涂抹的認真,沒有發現方才還輕松自若的殷桓玉,現在雙拳緊握、眼里神色明滅不定的望著她。

    上輩子,因為安溪月,也因為她自甘做個小透明的緣故,在成婚后他從沒注意過她。

    唯一一次,還是他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安溪月,主動給她休書,跟她斷絕關系的時候。

    那時,他全部的心神都被安溪月吸引,即使有部分目光落在她身上,可也很快因為她拿著自己賠償給她的銀子,離開了皇城而收回。

    原女主離開,他這個原男主不可能沒感覺,可因為穿書者安溪月的緣故,他把那種空落落的感覺,放在了安溪月身上,以為他是怕失去安溪月,所以才會有那種感覺。

    現在想來,他從一開始對安溪月能猜中自己心思的好奇,到后面非要安溪月不可的瘋狂,其中感情轉變最大的因素,就是岫兒徹底離開他,給他帶來的那種能讓人發瘋的空落落。

    “嗯哼~”殷桓玉因她的手指,猝不及防的碰觸到自己的小腹,而發出一聲語調怪異的悶哼。

    宋云岫眼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不過也沒說什么,只低著頭在他平坦緊實的小腹上,加快了藥膏涂抹的速度。

    殷桓玉在自己發出那一聲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心思想法可能會被揭穿,他也做好了會被盤問的心理準備,甚至連答案都已經想好了。可宋云岫只是輕飄飄的抬頭看了他一眼,就淡定自若的繼續涂抹藥膏了,這讓他好生失望。

    “你躺下,先別把衣服放下來,晾一下藥膏。”宋云岫把藥膏瓶的塞子重新塞好,放到一邊就從床上站了起來。

    剛聽從她的吩咐躺下的殷桓玉,神情緊張的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去哪?”

    center css"stenac"最新網址xcenter
梦之城之娱乐登录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