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攝政王妃每天都在咸魚癱 > 第11章 描眉
    “沒什么,就是覺得你派了個有意思的丫鬟來。”宋云岫臉上的笑容淡去,聲音溫涼又極其平靜。

    殷桓玉絲毫不介意,走過去讓給宋云岫描眉的丫鬟退下,他自己拿著青黛對宋云岫,笑吟吟的問“夫君幫你描眉,好不好?”

    夏禾早在殷桓玉進來的時候,就已經退到了旁邊,現在見此,當即眼神示意其他丫鬟,一起悄悄地退了出去,并關好了門。

    宋云岫對此沒什么意見,反正又不用自己動手,“你開心就好。”

    “呵呵。”殷桓玉嗓音沉沉的低笑,“為娘子描眉是為夫的榮幸,為夫自然開心。”

    宋云岫垂眸,視線一直看著下面,權當自己是個芭比娃娃。

    殷桓玉伸手輕輕勾著她的下頜,仔細端詳著她溫婉秀麗的面容,只覺自己的一顆心砰砰直跳,原本輕松自如的心情,也開始莫名緊張起來。

    “為夫要開始了。”殷桓玉咽了咽干澀的喉嚨,一手拿著描眉的青黛,一手扣著她的下頜,眼神專注地開始一點點描。

    宋云岫雖然目光一直看著下方,但也從他的聲音中和他放在自己臉上微微顫抖的手,感覺得出來他心里應該很緊張。

    而原本最應該輕松自如的她,則在這種氛圍中,還有在殷桓玉不自覺地情緒引導下,竟也慢慢緊張起來。

    如果他給自己描的不好看,怎么辦?

    如果他在自己臉上亂寫亂畫,怎么辦?

    宋云岫一點點揪緊了心,連帶著他噴灑在她額上的溫熱氣息和放置在她臉上的那只大手,都不自覺地開始過分關注起來。

    “你別緊張。”殷桓玉在看到她淺粉色的櫻唇越抿越緊后,霎時故作輕松的對她笑說道“我雖然從沒幫人描過眉,但我觀察過丫鬟給你描的另一個眉,我相信我能描的跟她一模一樣。”

    宋云岫心中呵呵,臉上卻一點都沒表現出來,“如果你不會描就算了,反正有丫鬟,也用不著你來給我做這些。”

    “那怎么行!”殷桓玉不同意,“我是你夫君,你是我娘子,夫君為娘子描眉是應該的。岫兒你放心,待夫君練上幾天,一定可以描出讓你滿意的眉。”

    “不用,真不用。”宋云岫勉強露出一抹笑容,“你是攝政王,手里掌管的是大周皇朝,怎么能天天為我描眉呢?不妥,太不妥了。”

    “娘子,這說的就不對了。”殷桓玉聲音中帶著一絲不高興,“你是我娘子,以后是要和我合葬的結發妻子,我怎么不能為你天天描眉?岫兒,你不用過于貶低自己,我也不想聽到別人貶低你,包括你自己。”

    宋云岫不吭聲了,她覺得自己再那么跟他杠下去,可能處境會很危險,那不是她能處理得了的范圍,為了安全,她還是閉嘴比較好。

    殷桓玉等了一會兒,在遲遲沒有聽到她再開口后,不由好奇地問“娘子,你怎么不說話了?”

    宋云岫面無表情地揚了揚嘴角,表示自己現在不想吭聲。

    “娘子,你跟我說說話,你不說我更緊張了。”殷桓玉看一眼丫鬟給她描的另一個眉,然后再對著自己要描的眉,一點點下筆。

    宋云岫你不是不緊張嗎?

    宋云岫被他弄得也破罐子破摔了,反正有丫鬟伺候,等會兒他給她描壞了,讓丫鬟給她卸掉再重新描一個,左右在這古代也沒事,權當打發時間玩了。

    “娘子,你真不跟我說話?難道你對我那么有信心嗎?”殷桓玉說到最后,自己都快感動哭了。

    宋云岫呵呵。

    center css"stenac"最新網址xcenter
梦之城之娱乐登录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