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玄幻小說 > 圣骨傳 > 第1034章 深度談話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步入圣境門檻,雖然沒有完全進入到此等修為境界。但是林牧的力量幾乎已經無人能敵。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會出現心魔,那么對方的力量也是恐怖難以形容。

    因此,心魔的舉手投足之間,才會將這圣帝墓穴攪亂,才會導致玄瞳域也好,或者是白澤域也罷,甚至是黑曜域都跟著崩塌,將這里的氣場都搞得完全分散。

    太清之印的封鎖,也不過是暫時的。九雷主的犧牲,歸于雷域那么相通的,玄瞳主也重新歸于這玄瞳域,白澤主歸于葵水之域,黑曜主便歸于黑暗之中。

    雖然不是最好的結果,但至少他們以后還有機會重生。但前提條件就是,林牧可以完全將這個圣帝墓穴掌控下來,然后將心魔的力量徹底封鎖在一處,不會逃脫。

    氣場損失一大半,林牧站在中心之處,著渾濁與清晰的兩股力量,自己該如何解決?如果以自己的鮮血作為引子,引動這里的本源圣主之氣,會是怎樣呢?

    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這般冒險。林牧皺著眉頭,現在自己處于清醒的狀態,之前那沖昏頭腦的怒火已經漸漸壓制下去,對于徐沐晴的恨意可以控制,反而思念…

    “呵呵…難道自己就這般沒用?居然還放不下一個一直欺騙,利用自己的女人?”林牧自嘲的一笑,這種笑意唯有他自己才能體會其中的苦澀,是怎樣的感受。

    正當他這樣想著,內心深處突然感受到一股強橫的電流之氣。將他的經脈一陣顫抖。緊接著,他下意識的半跪在地,盯著前方,再向自己的掌心之中那印記。

    “這是…九雷主為我留下的警告?這是…雷域的印記?”的確,九雷主歸于雷域之前的最后一刻,將自己的精氣注入林牧的經脈之中,一旦他有異動就會提醒。

    心中不應該對徐沐晴有所恨意?至少現在是不行的吧。他們之間的問題,所有的糾結,還有恩怨都應該有所解決,而不是雙方各自憋著,各自將疙瘩擴大。

    逃避不是辦法,既然林牧現在可以暫時鎖住心魔,那么就應該壓制住恨意,將事情問清楚。徐沐晴不是一般女人,不會不講道理。所以他要嘗試談判一次。

    要從圣帝墓穴出去,當初徐沐晴是怎么做到的?冰心蓮座的威力就當真那樣強大?但林牧現在只要動用此等秘術,筋脈中一樣會傳來劇烈的雷亟之痛,很難受。

    “九雷主,你到底是在幫我還是在束縛我啊。”苦笑一聲,林牧著這雷氣印記,雖然不是很強大,但其中蘊含著九雷主的執念,一時半會兒化解不了啊。

    只要一想到徐沐晴,他的經脈之中便有雷電閃過。雖然不至于致命,但疼痛的感覺也不好受。長期如此,他還怎么正常的生活?當真是給了他一道難題啊。

    暫時壓制心中的想法,林牧向四周。這圣帝墓穴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不能發動冰心蓮座,就只能靠著元鏡的互相呼應,給自己留下一道幻影坐鎮。

    只要林牧的氣息還在這圣帝墓穴,就不會出現異常。欺騙這里的氣場,林牧才可以順利的出去。當他踏出圣帝墓穴,感受外界的氣息,突然有一種沉重感覺。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這外界所有的位面氣息都變得十分壓抑。沒有半點清晰的氣息流動。難道說,有人在這萬千位面的源頭之氣中動了手腳?很有可能。

    袖袍一揮,林牧閉上雙眼,仔細的感受自己要找的氣息。很快,他便被一股靈力所吸引。身形一轉,直接朝著那個方向掠去。速度不是很快,但也足夠了。

    與此同時,在一處空曠的區域之中,憑空出現了一朵巨大無比的冰晶蓮花。在蓮花的中央,是冰晶連接的氣息,不斷的向外擴散之后,形成獨立的強大空間。

    只見得一道倩影站在中央。她雙手負于身后,眉心之處有一道神秘印記,臉上完全冰冷,甚至是有些慎人。這種氣場,除了冰翼神族的神女徐沐晴,別無他人。

    “來已經是時候了,他也應該過來了吧。這一次,是該將所有問題都解開的時機了。我與他之間,也應該有一次正面的談判,將所有事情都完全化解開來。”

    并不著急,靜靜的等著。他們之間互相了解的程度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所以徐沐晴只是安靜的等待,并沒有其他動作。這是對林牧的最基本之尊重與重。

    閉上雙眼,徐沐晴的記憶恢復之后,她之后的記憶卻沒有消失。所以兩段記憶重疊之后,她自己也十分糾結。究竟應不應該為了這樣的氏族,做出如此犧牲?

    不管怎樣,自己都要找到最后的結果。如果她與林牧之間沒有未來,還不如借著這次的事情做個徹底的了斷。對自己,對林牧都應該是最好的選擇與決定吧。

    某一刻,徐沐晴睜開雙眼,向前方。一道氣勁涌動而來。熟悉的氣場撲面。一道身影站在她面前。淡淡的著她,沒有憤怒,沒有其他任何情緒,很是淡然。

    “你來了,既然都知道彼此的想法,不如直接敞開了談一次。”徐沐晴上前一步,示意林牧坐下。這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畢竟是共同擁有的記憶與秘法。

    一念之間,林牧眉頭皺了皺。因為冰心蓮座的心法施展,讓他的經脈之中再次傳來雷亟之痛苦。但他不想讓徐沐晴知道,這是出于多年的本能,沒有多想什么。

    “好,既然你知道我要來干什么,那么還是請你先說吧。我不想回憶我所到的東西,我也不想去相信它們,我要你親口告訴我,前因后果,究竟是怎么回事。”

    微微的嘆息一聲,徐沐晴保持平靜,甚至下意識的對林牧露出一抹笑意,不過立刻收斂“其實正如你見的那樣,我一開始的確是有目的的接近,只是……”

    就要脫口而出,但卻被徐沐晴硬生生的吞下。林牧當然得清楚,于是他準備賭一把“其他的暫時我不想管,我就問你一句,你心里是否真的有過我?”

    心境一陣顫抖,雙方都一樣。如果彼此都是真心,何必在乎其他。這就是林牧的沖動之處。但是很快,徐沐晴冷靜下來,她知道林牧的想法,她卻不能回應。

    “呵呵…不必天真,正如你所見的一樣。雖然當初我失去關于冰翼神族所有的記憶,但是族中的命令卻沒有忘記。利用你進入圣帝墓穴,取得想要的東西。”

    言下之意很明顯,徐沐晴就是要告訴他,自己就是在利用他而已,打消林牧最后的念頭。后者對她太了解,又怎么會不出來?但也只好順著下去,換個方式。

    “好!很好!徐姑娘,神女大人,是我太天真,還抱著一絲希望。既然你如此坦白,我也不想繼續糾結。但是眼下,是否可以考慮你我雙方最后一次合作?”
梦之城之娱乐登录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