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全能教師 > 第545章 齊大根的安排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江良康瞪著眼睛著豁子。

    “江局長別這么詫異嘛,你是我們縣里的名人,我們這些干偷雞摸狗的事情的人最怕的就是你們工安的人,還能不熟悉你嗎?”豁子道,“我還知道你是因為什么事情進來的。”

    “8號,他媽你還真多廢話啊。”瘦子呵斥道。

    “喲,大哥,這不還是白天嗎,還沒到睡覺的時間,”豁子站起來,從口袋里摸出一包合天下,送到瘦子面前,“這是小弟我特意藏起來送給大哥的。”

    “艸,你他媽什么關系?還可以藏這種東西進號子?”一個臉圓圓的人罵道。

    “所以你們可以想見我和獄警同志的關系了,否則人家干嘛提醒大家呢。”豁子將合天下給了瘦子,“不過,我也不虧待大家,我還備了一包用來孝敬大家。”說著,豁子又變魔術般的從外套里口袋里摸出了一包合天下,而后給每個人發了一根。

    這么一來大家便非常滿意了。瘦子的嘴被堵住了,其他人就不再挑刺。

    “你信不信?”豁子很突兀地拍了拍江良康的肩膀。

    “你讓我信什么?”江良康詫異的問道。

    “我知道你因為什么事情進的守所啊。”

    “這不稀罕,我這事鬧的滿城風雨的,還有多少人不知道我因為什么事情進守所?”

    “那你知道我是因為什么事情進來的嗎?”豁子問道。

    “打架或者偷竊,你不說你是偷雞摸狗之輩嗎?”江良康文縐縐地問道。

    “你說的比較接近,我是因為詐騙而進來的,”豁子突然附在江良康的耳旁道,“但詐騙是我進來的幌子,我是為了你而進來的。”

    豁子的聲音輕到只有江良康一個人能聽見。

    “你什么意思?”江良康驚恐地問道。

    “不會吧,這么聰明的江局長會不知道我為什么進來?”

    江良康搖頭。

    “我是有人讓我進來時刻關照你,提醒你不要亂說話的。”豁子道。

    “誰?”

    “省府的齊老總。你可明白了?”

    “齊老總?他這是不信任我嗎?”江良康問道。

    “不是齊老總不信任你,而是事情有變,上面可能會一再逼你吐出更多的信息來。”

    江良康盯著豁子的豁嘴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豁子又道。

    江良康的臉越發陰沉了。

    ……

    那個三十來歲的獄警把豁子送進了號子之后就進了守所的衛生間。

    蹲在衛生間的蹲坑里,獄警撥通了一個電話,“喂,齊老總,我是小吳啊。”

    “小吳,事情辦的怎樣了?”電話里傳來齊大根蒼老的聲音。

    “豁子已經送進去了,這么一來,豁子可以隨時提醒江良康要閉嘴。您就放心好了。”

    “太好了。小吳這么智慧,真出乎我的意料。你發一個賬號過來,我這就讓人把錢打到你賬上。另外,你平時得時不時去‘關照’一下豁子和江良康。”

    “謝謝齊老總,我會做好后續工作的。”

    “注意,這件事情你必須守口如瓶,否則我上頭不會放過你的。”

    “哎呦,齊老總,這種關系我還拎不清嗎?我這個人辦事有一個原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豁子你也得交代好他。他那一份錢我轉給你,你轉給他的家人。”

    “這個我會辦好的。”

    ……

    橫弋檢察院小會議室。檢察長林子慧坐在正位上,左右各有三個穿著制服的人,分別是兩個副檢察長和負責江良康案子的幾個檢察官。

    “各位領導,”林子慧開口道,“不知道什么原因,江良康的案子起初沒有引起省檢察院的重視,這個時候卻引起了他們的關注。半個小時前黃檢特意為這個案子給我打電話,讓我們深挖這個案子,省檢察院覺得這個案子絕不像表面所呈現的那樣簡單。”

    “林檢,如果真的深挖的話,江局長就很麻煩了。”負責具體辦案的洪檢察官道。

    “洪興,你還沒有聽懂我的意思,”林檢婉兒一笑,“省檢察院并不是要在江良康生活作風或者灰色收入上深挖,而是在與這個案子有關的方面進行深挖。江良康做公安局副局長這么多年,生活作風肯定有問題,灰色收入也不少,怎么能經得起深挖呢?”

    “我是說了,畢竟是一個系統的,不可能趕盡殺絕。”負責配合洪檢察官辦案的姓鐘的檢察官道。

    “那就是說,咱們深挖的是為什么董華春三個人會綁架江良康的孫子,江良康為什么要帶私藏的槍去解決問題,還有就是那三個小年輕怎么竄到這件事中來,對嗎?”臉頰瘦削的副檢察長道。

    “對。黃檢就是這個意思。”

    “那我們審訊江局長就往這方面導。”洪檢察官心領神會地道。

    林子慧點頭,“這就拜托你洪興了。”

    ……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橫弋檢察院提審江良康的日子。

    這一天,一輛警車將江良康押送到了橫弋檢察院,獄警又將江良康押送進了檢察院的審訊室。

    審訊室里,洪檢察官和鐘檢察官坐在一張辦公桌后面,還有一個記錄員坐在另一張桌子旁邊。

    江良康坐在了被審訊席上。

    “江良康,”這個時候洪檢察官反而不稱呼江良康為江局長,這代表他要公事公辦,“我們都是一個系統的人,客套話就不說了,你也很熟悉我們審訊的流程。所以我們的意見是你越早提供更多的信息對你的判決越有利。”

    “洪檢察官,”江良康道,“我不清楚你們要我提供哪方面的信息?”

    “江良康,”洪檢察官道,“我不隱瞞地跟你講,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去追究你的生活問題以及灰色收入問題,你可能會非常被動,但我們考慮到都是一個系統的人,所以這些方面我們一概不過問,我們要的是與你孫子綁架案有關的信息。”

    “比如說,為什么董華春幾個人會綁架你孫子,”鐘檢察官提示道,“為什么這種情況下你不走正常程序,反而自己提了私藏的槍去臨縣解決問題?問題沒有解決,你的槍卻被三個小年輕盜了。三個小年輕盜了槍也罷了,他們為什么會替你解決事情?你不覺得這里面很矛盾嗎?”

    “鐘檢察官,這很好解釋,我之所以私下里去解決問題,是怕孫子被撕票。至于董華春三個人為什么綁架我孫子這一點你們可以去提審毛小松。而橫弋的三個小年輕為什么會盜取我放在車子里的手槍,是因為他們仨一直在跟蹤董華春三個人。他們與董華春三個人有矛盾。因而陰差陽錯,他們替我解決了問題。”江良康很淡定地道。

    “江良康,你這么說就很不配合了。”洪檢察官道,“我最后透露一點信息給你,深挖這方面的情況是省檢察院的意思,你可明白了?”

    “啊?”江良康大吃一驚。

    。
梦之城之娱乐登录平